--/--/--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06/20 (Sat) 绿坝娘来袭!

这一阵子工信部将强制安装绿坝过滤软件的消息很火,继防火长城后又一个大规模屏蔽利器哟。虽然说是可以自由卸载的,不过依然让人不安。屏蔽来屏蔽去,只要你愿意费事还是想看啥看啥,不过哪天真屏出成效了,就连哭的地方都没有喽。
虽然有才的作者画出来的绿坝娘还真是傲娇的很,可真要被强装了软件还是想办法卸载的好,这款被称为拥有Win95式16色审美造型的软件实在无法让人产生信任,被屏或者误屏点黄色反动以及正常的网站事小,被盗号的客掌握后门就事大了。
另外,这款绿坝·花季护航现在就可以下载的到哦,有卸载实力有闲心的人可以对这款国家用4170万买断一年使用权的垃圾软件先睹为快。


#32511;#22365;娘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不咯个 | trackback(4) | comment(3) |


2009/06/05 (Fri) 习惯性沉默

又一年了,离开了学校的第一年。

上学的时候总是觉得,工作是一种与以往生活多么不同的状态啊。等到回头——虽然刚刚一年,不过好歹也有个距离能扭头了——发现不一样的仅仅是每天出门后坐车的距离以及时间观念的端正,我现在也能一周五天正点起床了,说起来刚开始上班的时候也许因为是秋冬季节,气温低人好懒,经常迟到还老被批呢囧
公司很小,不过老板人还挺好,虽然我也没见过她几次,工作地点也挺好,不过和住的地方一东一西,每天上班也要一个小时车程。公司里活不多,闲散的很。人也不多,但都比我大不少,也跟我自己性格有关系吧,谈不开来的。就这样埋头干活,抬头报告,闲下来就看看网站喽,小说喽什么什么的,沉默着过着一天又一天。

这周山口山就要关服了,昨天跟着工会去推庙,掉了眼罩和蛋塔,还算红,看看其他人装备,吼吼,该都不会和我争的,于是分装备的时候开心的打了要~ 结果刨除拿去收藏的和捣乱的一排要要要后还剩下个新来的盗贼坚持要拿,于是按分Roll了下,剩下的分不多可运气不错,把那盗贼秒掉了。半天也没看到眼罩分不到我包里,然后那位盗贼开始密我让他,说只差这一件庙就圆满了,没理,等到其他东西都分完了TS上有人又说不按分Roll,直接Roll 100。突然厌倦了,也懒得Roll了,打了Pass,炉石回城。TS上又开始说萨满拿眼罩这种没有智力的装备一点用都没有呀,拿了也就是收藏,造型挺拉风的等等,觉得闹心紧把TS退了,再退团。好吧我本来有冲动在没分装备前就退团回城的,不过想想还是没干。
看看自己现在带的头盔,唉,属性不如眼罩,造型也好难看,本来还想着关服前最后一次活动有个眼罩当Happy ending,差点没忍住把三只眼头盔给分解了。难得用这个萨满号跑到奥格瑞玛去拍卖行挂了点分解出来的东西卖,一边和L姐姐密聊,然后闷闷的下线了。
在床上翻来翻去,闹心死了,忘了看当时TS上是谁说Roll 100,是谁在我Pass了以后还不厌其烦的说着让给盗贼才有用的屁话,唉。
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闹心,前几天没拿到基总头的时候也啥感觉没有,早知道这么闹心就不让给那位盗贼了,就应该在TS上跟想让那位盗贼拿的人对峙,应该让给我这个打了这么久活动还拿着个破烂四议会掉落的三只眼头盔的萨满,好歹我还要每周面对基总,而不是像那位盗贼只是在我们Farm烂了以后才来庙拿装备。
这都是后话,昨晚想的是没看见TS上说话的人是谁太亏,也不可能讨厌那位拿了装备的盗贼,现在连个模拟的发泄对象都没有,太亏了。

习惯沉默真不是个好事,离开了各种BBS,也不再发Blog的牢骚,QQ只是挂着,这样的我现在连争点东西都懒了,沉默着进来沉默着离开。
早上跟格非聊QQ抱怨了一下昨天的事,不过他明显的表示了不解。我现在好希望和别人说话啊,谁带点话题来砸我的QQ吧,闷死了,闷死了。两年前我还能把我所有的精力和欲望都投入到和甜心姐姐的对话与相处里,而现在日子平淡了,柴米油盐之外过剩的东西在无语中难以消解,二人世界的时候疏远的世界也找不回来了,现在每天都在寻找能让我产生兴趣的东西中度过。比语言更可怕的是心中沉默囧

让我有写Blog的念头总是些郁闷人的事,一年多这里只是我点击别人Blog的中转站,偶然某天会有点写点什么的想法,可一旦点进输入框就什么也写不下来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但这两件极端的事貌似离我都还很远。

叁得尼 | trackback(4) | comment(2) |


2008/05/19 (Mon) 国难日

















我想除了这些,很多地方也都是白的。

小可爱这两天对着电视经常就哭呀哭的,老妈也是会发短信来说要我捐钱捐物。

这次的灾遭大了,汶川,在灾难里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坚强。

三天的国难日,于这三天,也许能发生许多。



不咯个 | trackback(0) | comment(1) |


2008/03/04 (Tue) 错过

哪怕百分之九十的时间腻在一起,却总能在最重要的时刻擦肩而过,这就是RP么。
那么就只能打起百分之一百的精神去防止再次错过。

不咯个 | trackback(0) | comment(2) |


2008/02/23 (Sat) 二月里

很久没有垦过这片田了 刚刚写完毕业设计的文献综述,给这学期要一直跟着的研究生姐姐发完邮件。
五千字的东西我花了五天才摆平,忘了说,这个寒假跑去实习,到这周开始才感觉不写就要玩现了。
于是每天下班回来虽然累的要死——早上七点不到就起床然后在从县城花近一个小时到市里的单位,中午还没有觉可睡——也要眯会再爬下床看着研究生姐姐给的号称一百篇的论文一点点找能用的资料往综述里填。
实习单位在一个被大型工厂围绕的城市,或者说城市就是工厂的附属品,不过这里的街道却都是叫花山,雨山之类的。
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说方言更能融入集体,于是操着完全走形的四不象口音说话自己都觉得别扭,就干脆自暴自弃的回归普通话。
而其实直到最后一天我才跟年轻点的同事开始了多于“早安”、“我走了”这种问候语的聊天,然后有点点遗憾的道了和前几周不同意味的再见。

今天晚上的火车,回京。
每次回家和回京的时候,心情总是好不起来。想到又要见到没见一段时间的房屋感觉就低落了。
这次可能还多了一份别的思绪,但不是消减。
过于现实的事情我提不起兴致,可终于还是走到最现实面前。
希望这半年的日子不要太难过,该来的要来了,该放的就放放吧。要努力把自己拴在北京,哪怕那里就要举办令我讨厌的运动会。

那份综述,本来打算下午就写完的,WOW还真是挺能沉迷人的,硬是拖到深夜里凌晨来才工。
当初为了甜心姐姐才接触的游戏,到如今却成了我排解无聊的首选。
偶尔上QQ的时候,总会有人问句好久不见。那些以QQ和论坛为网络生活中心的日子里,总是很奇怪有些人能不声不响的就再也不见,留下QQ上永远亮不起来的头像和废弃的日志荒草丛生。到头,才发现原来这样的事很容易发生。只需发生两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又想你了。
离的越近,见不到的心情越焦躁。
你说,看远点吧。
好吧,远目。

一边打字一边帮老妈的MP3换歌,那个每半年才更新却经常听的小盒子。
看东京塔看得心碎,却也不会做的更好。
跟许多人的分别,只有在最后那一刻我才会暗痛么。
那个依旧被视作暑假的七月,会怎样呢?

不咯个 | trackback(0) | comment(4) |


| TOP | next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